• 生機勃勃 繁榮安定(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大美邊疆)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22-06-24 16:43
    人民日報  作者:  2022-06-24
    清晨,大興安嶺深處陣陣松濤,獐狍野鹿怡然自得。
    00:00
    00:00
    詳情
    收起
    00:00
    00:00

    甘肅省肅北蒙古族自治縣鹽池灣濕地美景。  色擁軍攝(人民視覺)

    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昆都侖區新能源產業項目。  馮 雪攝(人民視覺)

    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的霍林河南露天煤礦。  張勝軍攝(人民視覺)

    清晨,大興安嶺深處陣陣松濤,獐狍野鹿怡然自得;正午驕陽,二連浩特國門威嚴矗立,中歐班列徐徐駛過;黃昏落日,阿拉善牧民守望一方沃土;傍晚,鄂爾多斯地下礦井內燈火通明,智能采煤機隆隆掘進……在祖國北部邊疆,每天都呈現著這樣欣欣向榮的畫面。

    在黨的領導下,身處祖國北部邊疆的內蒙古自治區和甘肅省各族人民緊密團結,砥礪前行,全力守護和建設大美邊疆。一道更加亮麗的風景線,正呈現于世人面前。

    生態北部邊疆 筑牢綠色屏障

    6月的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烏拉蓋草原,齊腰高的綠草如浪花般隨風搖動。在哈拉蓋圖農牧場浩勒寶分場,年過花甲的牧民李成軍望著遠處吃草的牛犢,滿面笑容。

    20多年前,當地草場因過度放牧、自然災害等原因嚴重退化、沙化。也是從那時起,在當地政府引導下,李成軍開始栽樹種草,圍封修復,同時積極轉變傳統畜牧方式。“草畜平衡、劃區輪牧,減少對草原的負擔,改良育種后的牛犢肉質也得到提升,收益翻了倍。”李成軍笑著說。多年來,周邊牧民也加入到增綠護綠、科學養殖的隊伍中。如今,當地草原復綠,成了有名的旅游勝地。

    走進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青山翠林,鳥兒啁啾。自2015年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后,砍了30多年樹的林業工人周義哲從伐木人變成了護林員,從拿鋸斧砍樹變為扛鍬鎬種樹,“現在綠色多了、生態好了,熊、狍子、野豬等野生動物也越來越多。森林旅游與林下經濟也興旺起來。”2021年,他所在的內蒙古森工集團還成立了碳匯公司,累計實現碳匯交易2600萬元。

    大興安嶺、陰山、賀蘭山一線,是祖國北部邊疆的“生態脊梁”,兩側分布有草原、森林、沙地、沙漠、河流、湖泊等各類生態系統。構筑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把祖國北部邊疆這道風景線建設得更加亮麗,必須以更大的決心、付出更為艱巨的努力。

    內蒙古堅持把生態安全屏障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擺在壓倒性位置,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整體保護和系統治理,強化“三區三線”硬約束,將超過50%的國土面積劃入生態保護紅線。近年來,內蒙古草原綜合植被蓋度和森林覆蓋率實現“雙提高”,荒漠化和沙化土地實現“雙減少”。

    這條“生態脊梁”的西段,是甘肅省張掖黑河國家儲備林生態林區,一排排云杉、樟子松、圓柏站得挺拔。“這里曾經遍布砂石料廠,溝壑縱橫,一起風,砂石亂跑。現在成了綠樹成蔭的公園,多漂亮。”張掖市民王建鑫說。

    2017年,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整改工作啟動。張掖市依照歷史形成的地形地貌和立地條件,堅持自然修復和綜合治理相結合,科學開展大規模國土綠化。截至目前,黑河國家儲備林生態林區建設項目已完成造林6萬畝,新建蓄水塘壩37座,換填土方973萬立方米,栽植各類苗木1890余萬株,成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范例。

    富饒北部邊疆 產業蓬勃發展

    “呼隆隆!”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的哈爾烏素露天煤礦,幾輛巨大的自卸車往來于礦坑之間。車斗一抬,上百噸的原煤傾瀉而下,發出巨響。定睛一看,這些小山一樣的自卸車駕駛室內,空無一人。

    “2022年,我們的無人駕駛編組累計運輸里程13865.6公里。”國家能源集團準能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哈爾烏素露天煤礦副礦長郭安斌介紹,截至目前,哈爾烏素露天煤礦已完成36臺卡車無人駕駛線控以及多臺工程輔助設備協同作業系統的改造。

    身處北部邊疆的內蒙古緊跟世界能源技術革命新趨勢,延長產業鏈條,提高能源資源綜合利用效率,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著力做好現代能源經濟這篇文章。2021年,內蒙古共向外省份輸送5.8億噸煤炭;外送電量2467億千瓦時,占全國跨省份外送電量的15%以上。

    傳統產業不斷升級,新興產業也在蓬勃發展。內蒙古和甘肅北部是我國重要的風能資源區,風能資源的廣闊分布與地廣人稀的先天條件,賦予這里開發清潔能源的獨特優勢。

    在甘肅省武威市民勤縣,成排的風電機組高高聳立。“得益于武威良好的風能條件,我們建設了額定容量400兆瓦的風電場。”中廣核甘肅民勤第二風力發電有限公司風電場負責人楊筱說,自建成投運以來,該風電場已向外輸送“綠電”50億千瓦時,相當于節約標準煤100余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300多萬噸。

    目前,內蒙古新能源裝機和發電量占比分別達35%和20%,預計2030年新能源發電量將超過火電。內蒙古非煤產業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達到近60%,經濟發展正由資源依賴型向創新驅動型轉變、由粗放高碳型向綠色低碳型轉變、由分散低效型向集約高效型轉變。

    開放北部邊疆 外貿升級擴容

    位于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的甘其毛都口岸,一輛輛張貼電子車牌的貨車川流不息。“智能卡口”系統掃描車牌信息傳送后臺驗證信息,無人卡口自動抬桿,每輛車通關時長僅10秒左右。

    “以前,企業是在貨物進口以后才去辦理各類手續。現在,企業提前審結,‘智能卡口’自動讀取、核碰貨物和車輛信息,實現了車輛識別、數據對碰、道閘抬桿、貨物驗放等連貫自動化作業,通關時長壓縮七成以上。”烏拉特海關關長尚貴民介紹。

    不久前,滿載商品的“天馬號”中歐班列從甘肅省武威南站駛出,經霍爾果斯口岸出境發往德國漢堡。“班列共搭載100個標準集裝箱,貨值近2000萬元。”甘肅省商務廳有關負責人介紹,這是甘肅發出的首趟單一品名跨境電商國際貨運專列。自2014年首開國際貨運班列以來,甘肅相繼開行多條國際貨運班列線路,初步形成中歐、中亞(中吉烏)、南亞、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四向五條立體開放的通道網絡。

    開放通道暢通,外貿升級擴容。近年來,內蒙古大力推動“經濟通道”向“通道經濟”轉變、“過路經濟”向“落地經濟”轉型,從貨物落地加工到轉化增值,從簡單的原料中轉集散到原料“進口—加工—銷售”一體化發展模式逐漸形成。2021年以來,甘肅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累計實現進出口300億元,占外貿總值比重高于全國平均水平近16個百分點;對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成員國累計實現進出口118.3億元,持續保持兩位數的高速增長。

    北部邊疆既是邊疆,也是民族地區,在維護民族團結和邊疆安寧上擔負著重要使命。4000余公里的邊境線,不僅分布著20個對外開放的口岸,還有默默守邊護邊的各族人民。

    在內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一段11公里的邊境線上,76歲的尼瑪和她54歲的兒子哈達布和一守就是51年。如今,尼瑪老人一家配備了“沙漠110”對講機、巡邊摩托車等更加先進的設備。“跟母親相比,我守邊護邊的形式發生了變化,但不變的是為了祖國堅守邊疆。我會牢記母親守邊的初心,繼續守護好祖國的邊境線!”哈達布和堅定地說。

    “我們將深入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決守住安全發展底線,筑牢祖國北部邊疆安全穩定屏障,確保社會更安定、人民更安寧。”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政治部主任王斌表示。

    編輯:鄧豪杰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久久久久久久岛国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