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婚后行使探望權 該怎么“探”和“望”?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22-06-22 07:25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22-06-22
    探望不隨自己生活的子女是人之常情,也是不少離異家庭實現親子互動的方式。可如何落實探望權,不同的人卻有不同的看法。
    00:00
    00:00
    詳情
    收起
    00:00
    00:00

    專家表示逗留式探望有利于探望人和子女深入交流,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更值得提倡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董柳

    圖/人民視覺

    探望不隨自己生活的子女是人之常情,也是不少離異家庭實現親子互動的方式。可如何落實探望權,不同的人卻有不同的看法。

    在廣州一宗案件中,父母離異后,爸爸想把女兒定期帶回家相處,可媽媽不放心,只讓對方“看”女兒。一方要求逗留式探望,另一方則要求看望式探望。

    那么,探望權到底該如何行使?哪種方式更有利于孩子成長?

    因對探望方式發生爭議訴至法院

    陳先生和張女士于2018年11月登記結婚,婚后生育女兒小潼。2020年10月,二人辦理離婚,并簽訂《離婚協議書》,約定:小潼歸母親張女士攜帶撫養,陳先生享有探視的權利,每周可與女兒相處1天,女兒滿9周歲可偶爾與陳先生生活2至3天,寒暑假可延長5至7天,張女士有協助義務。

    沒過多久,雙方因探望權履行的具體時間和方式發生爭議,陳先生因此訴至法院。陳先生認為,張女士剝奪了他與女兒相處的權利,對女兒的身心健康成長極為不利。雖然二人離婚,但是他希望并請求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與女兒相處,給予女兒應有的關懷與教育,使女兒能夠健康快樂成長。

    而張女士心中卻有現實擔憂。她稱,陳先生曾將女兒單獨帶走,此后女兒的作息規律完全被打亂,回家后出現不同程度的腹瀉和綠便現象,還經常半夜哭鬧不肯入睡。

    張女士認為,3歲內的孩子適宜探望性探視,陳先生及其家人可到張女士家中探視。張女士請求:在女兒三周歲以前不能由陳先生單獨帶出,如有特殊情況需要單獨帶出,必須經張女士同意且在場。疫情期間,請求酌情減少陳先生探視的次數,將探視周期改為半個月一次。

    法院判決兩種探望方式輪流使用

    現實生活中,探望一般可分為看望式探望和逗留式探望。看望式探望是指非撫養一方父或母以看望的方式探望子女。而逗留式探望是指在約定或判決確定的探望時間內,由探望人領走并按時送回被探望子女。兩種探望方式各有其優點和缺點。

    法院介紹,看望式探望一般時間較短、方式靈活,但不利于探望人和子女的深入交流。而逗留式探望時間較長,有利于探望人和子女的深入了解和交流,但直接撫養人則要承擔不能和子女一起生活的不利后果,而探望人也必須具有必要的居住和生活條件以及良好的生活習慣。如果探望人存在酗酒、賭博、吸毒等不良嗜好,或者居住、生活條件差,不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發展,則應避免使用逗留式探望。

    在本案中,陳先生不存在上述消極因素。讓陳先生在固定時間段內以帶走女兒的方式行使探望權,既能夠了解和滿足女兒生活上的需求,也能夠平衡女兒對于直接撫養人即母親的依賴,更有利于女兒的健康成長。

    廣州市荔灣區法院作出判決:陳先生每月探望婚生女兒小潼四次;探望在每周周六上午10時至18時進行,其中兩次由陳先生到張女士家中探望,其余兩次由陳先生在周六10時從張女士住處單獨接走女兒小潼,18時前將女兒小潼送回張女士住處;兩種探望方式輪流使用。該判決現已生效。

    探望權制度只有相對原則性規定

    廣州市荔灣區法院法官陳俊薇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六條是我國探望權制度的核心內容。探望權基于血緣關系產生,往往要更多地考慮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關系,不宜作過多干預,因此我國探望權制度只有相對原則性的規定。因法律對探望權具體包含哪些內容沒有十分明確具體的規定,當事人在協商探望權時往往對權利界限、范圍等出現不同理解,比如不直接撫養子女的一方是否可以和子女短暫居住,一方攜帶子女外出時另一方是否可以在場等,因理解不同,易激發矛盾。

    陳俊薇說,審查探望權案件時,法院通常會結合雙方的實際情況,例如居住環境、工作時間等情況選擇看望式探望和逗留式探望的適用。無論哪種方式,直接攜帶子女的一方都負有協助另一方探望的義務。

    這種義務內容包括:第一,除危害子女利益外,探望權人的探望行為不應受到阻礙,對子女主動要求探望的,應該積極聯系、配合;第二,不得向未成年子女灌輸錯誤思想,影響另一方父母的形象,破壞其與子女之間的和睦關系;第三,引導未成年子女正確面對探望問題,營造和諧的親子氛圍,使子女能與不直接攜帶自己的一方愉悅、平和的相處,從而實現探望權立法的目的。

    專家表示逗留式探望更應該提倡

    “父母對子女的撫養教育義務,是父母雙方的共同義務和共同責任,而非一方的單方的義務和責任。即使夫妻離異,也不能免除該義務。”廣東省律師協會婚姻家事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游植龍律師說,夫妻離婚后,父母與子女間的關系,不因父母離婚而消除,父母對于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

    游植龍說,探望子女的權利是親權的一項內容,婚姻家庭法中的親權是以主體間特定的親屬身份為發生依據的,父母婚姻關系的終結并不改變父母與子女的血緣身份關系。父母離婚后,由于子女由一方直接撫養,而父母雙方分開居住,沒有直接撫養子女的另一方就有必要行使探望子女的權利,定期與子女團聚、溝通交流,有更多的時間與子女接觸,了解其生活狀況,既是親情的培養,也是履行對子女撫養教育義務的體現,這樣也才能更保障子女的健康成長。

    游植龍表示,因逗留式探望時間較長,有利于探望人和子女的深入了解和交流,從促進父母與子女的親情、讓父母與子女多接觸角度出發,除非探望的父母存在不利于逗留式探望的因素,否則,逗留式探望更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長,更應該提倡。

    編輯:鄔嘉宏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久久久久久久岛国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