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羊城晚報記者跟蹤拍攝兩個多月 見證一條百年龍舟的新生

    來源:金羊網 作者:鄢敏 發表時間:2022-06-04 08:33
    金羊網  作者:鄢敏  2022-06-04
    升底、扎龍纜、點睛……從一根木板到一條龍舟,羊城晚報記者用兩個多月時間跟蹤拍攝了一條傳統龍舟制作的全過程。
    龍舟迎來了寫有“東坡號”的新旗幟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鄢敏

    圖/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宋金峪 梁喻

    升底、扎龍纜、點睛……從一根木板到一條龍舟,羊城晚報記者用兩個多月時間跟蹤拍攝了一條傳統龍舟制作的全過程。

    二月初二,龍舟開工;四月十四,龍舟駿水(詳見本報5月15日A1版報道)。期間,季節更迭,我們見證了百年龍舟“東坡號”的“新生”。

    村民:風雨無阻守望“新龍”

    在廣州市天河區車陂村,有一條至今已有154年歷史的龍舟。為紀念先祖蘇軾,蘇氏族人將這條龍舟命名為“東坡號”。它曾多次以“特邀嘉賓”身份亮相國際龍舟邀請賽,讓村民引以為傲。

    我們拍攝記錄的主角,正是這條“百年老龍”的“接班人”。因為年歲長、使用頻繁,老龍舟有部分變形、腐化。出于安全考慮,車陂晴川蘇公祠族人決定讓“東坡號”退休,仿照其樣式復刻一條新龍舟,沿襲前輩名號。負責打造新“東坡號”的,是龍船世家第五代傳承人黃劍挺,來自番禺洛浦上漖村的龍舟生產制作基地。

    對于新“東坡號”,晴川蘇公祠族人充滿期待。他們提出要求,船身整體加厚一倍,希望能夠像老龍一樣使用超過百年。新龍開工后,宗祠族人每天都會到廠里“監工”,密切關注制作進度。村里長者蘇金熾來的次數最多,幾乎風雨無阻。雖然年過七旬,說起扒龍舟,他仍躍躍欲試。“我十一二歲就開始扒龍舟,現在還能扒。”有時候,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也會來廠里看龍舟。從小耳濡目染,他們說起龍舟時儼然是個行家,熟悉各個環節。

    制作歷經兩個多月,新龍駿水當天,許多車陂村民特地從天河趕到番禺,見證歷史性一刻。有人帶著孩子登上新龍舟,體驗一把當槳手的感覺。回村后,一群十來歲的中學生上船,帶著新“東坡號”在河涌里穿梭。他們從小就學扒龍舟,對這項活動充滿熱情。

    師傅細心地調整龍頭

    工人:沒有圖紙也能造龍舟

    看著新“東坡號”一天天成型,蘇氏族人露出了滿意笑容,對龍舟師傅的手藝不吝贊美之詞。

    黃劍挺和七名工人搭檔多年、配合默契,沒有圖紙,也能造出符合客戶要求的龍舟。其中,最資深的師傅63歲,做了一輩子龍舟;最年輕的師傅36歲,入行也有十來年。

    以往,臨近端午是黃劍挺最忙的時候。這兩年,受疫情影響,訂單減少,新“東坡號”是他們今年做的第一條龍舟。黃劍挺說,因為時間充裕,“我們可以靜下心,慢慢做”。

    黃劍挺主要負責為新龍舟復刻船身,負責龍頭龍尾制作的,則是黃埔區非遺項目“龍舟龍頭、龍尾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85后”小伙張偉潮。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上,二十四節氣倒計時開場中芒種時節片段里,那只破水而出、極具嶺南特色的龍頭,正是出自張偉潮之手。

    5月14日,新龍點睛儀式舉行,全部師傅回到廠里,見證駿水一刻。黃劍挺心里的大石頭終于放下。對他們來說,做出一條讓客戶滿意的龍舟就是最大的成就。

    現在,新“東坡號”回到車陂村的龍船坳里休息,等待下一次活動再亮相。無論是村民還是龍舟師傅,都盼望著疫霾早日散去,水面再現龍舟馳騁的熱鬧景象。

    龍舟“大旁”裝上去后,師傅們用釘子和膠水等進行加固

    延伸

    歷經千年,龍船景參與塑造了廣州

    春去夏來,羊城晚報記者與龍舟師傅、村民深入交流,傾聽他們與龍舟的故事。言談之間,他們所流露出的喜愛與堅持,展現了龍舟在廣州深厚的群眾基礎。事實上,龍舟是廣府文化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龍舟在廣州這片沃土上“遍地開花”。

    當前,面臨疫情考驗,賽龍舟等大型活動暫停。但是,這沒有降低大家對龍舟的熱情,起龍等各項傳統儀式在符合疫情防控的要求下進行,龍舟翻新、維修、制作工作持續不斷。這項源自古代的傳統文化,歷經千年浮沉,為何如今在廣州仍擁有極高人氣?

    對此,華南理工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儲冬愛認為,可以從歷史發展和龍舟本身兩個層面觀察。她常年從事本土民俗文化研究,曾扎根天河做田野調查,熟悉多個村落的龍舟歷史。

    儲冬愛表示,首先,要注意到歷史上的廣州遠離中原內核文化,比較自由,龍舟等民間文化具有獨特豐沃的生長土壤;珠三角地區水系發達,“以前出門走親訪友也是靠船”。

    其次,儲冬愛發現,在社會發展過程中,龍舟文化受到的沖擊較小。她分析認為,賽龍舟是集體活動,參與者眾,且觀賞性強。她曾到天河車陂村觀看游龍探親,“寬闊的河面可以容納百余條龍舟,非常宏大。”江河上,兩船相遇難免比試,兼具競技性。她說,這是龍舟吸引人的魅力所在。

    1992年,儲冬愛從湖北南下求學,畢業后留在廣州工作。三十年間,她長期關注龍舟及相關活動,明顯感受到規模在壯大。“越來越熱鬧,這也是各大龍舟賽事落戶廣州的基礎。”

    在儲冬愛看來,龍舟是文化軟實力的一種體現,也是車陂、棠下等村落獲得外界認可的重要因素。“當然,這種文化軟實力不僅僅屬于各個村,也屬于天河,屬于廣州。”她強調,如果把這些極具特色的村落去掉,廣州與其他城市的區別可能就不大了,風格各異的民間文化,參與塑造了這座城市。

    天河從郊區發展為中心城區,儲冬愛見證了廣州這些年的變化,深深地愛上了這座城市。“有粵劇、賽龍、舞獅,在這里生活是有寄托的。”在她心里,這些就是“城市的煙火氣”。

    記者手記

    無論世事怎改 總有人在堅守

    工廠里,木屑橫飛、悶熱難耐,每次拍攝一兩個小時都覺得疲憊。難以想象,龍舟師傅們承受著何種程度的考驗?

    切割打磨木材、打釘、拼接木板……這些工序,看起來似乎簡單,其實不然。木板厚度、釘子位置、接口大小等,都有講究。每次測量,他們都要反復比對,不能有絲毫誤差。過程中,我驚訝地發現,造一條39.2米長的龍舟,居然沒有圖紙,全靠經驗和默契。黃劍挺笑道,大家做了二三十年,不需要圖紙,就算有大家也看不懂。也許這就是,手中沒有圖紙,心中自有度量。

    受疫情影響,龍舟活動暫停,廠里訂單少了,師傅們也清閑下來。這次車陂村下了訂單后,師傅們又聚在廠里,動手造龍舟。他們當中大部分是“60后”,上漖村人,年輕時入行,造了一輩子龍舟。

    上世紀80年代,上漖村是遠近聞名的龍舟生產制作基地,聚集了近30家船廠,鼎盛時期有300多名工人。隨著時間推移,龍舟的市場需求逐漸飽和,生意衰減,不少船廠關閉。

    不可回避的是,龍舟制造業確實面臨缺乏年輕力量等現實挑戰。但這次我們走進龍船廠,看到那些一門心思只為做好龍舟的老師傅,不禁被他們眼里專注的目光所打動。無論世事如何變遷,只要今天還有人在堅持,我想龍舟就會繼續傳下去。

    ·鄢敏·

    編輯:鄔嘉宏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久久久久久久岛国免费播放